这名字要是再重我杀鸡祭天(。)

主混APH,右耀党,【道】【清水】系写手。
拒绝:冷战,味音痴cp向,极东ooc国设和苏露同体。
头像来自:焦米唐老师!
虽然不是厌恶但还请您不要日lof,除非你日过的都好好看过。
如果我喜欢你,我就关注你,无论cp

【金钱组】记梗

是关于两个黑帮老大好不容易上床意外发现对方都是处男的小故事。


“阿尔弗雷德你到底来不来,不来老子穿衣服走人了!”不得不说,现在的情况确实尴尬,王耀已经光着上半身被对方直愣愣地盯了一分多钟,虽然之前也曾一人在台上面对几十个议员的目光,但这情况很明显与现在不同。


“耀你急什么,没看见英雄我也在思考吗!”阿尔弗再一次慌张地挠乱自己的头发。虽然他也看过类似的片子,但是这!这是自己第一次实战啊!他怎么知道要先从前面还是后面开始!


“艹”,一向耐心的东方人少见地爆了粗口,这不能怪他,不论谁被这样的眼神长时间看着都坚持不下去;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喂,小屁孩,你该不会……”


“还是个处吧?”


“……。”


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是王耀心里却明白得很。


嗯,看来没错了。


他又转念一想。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在上面?!!难道攻受就一定要靠身高来区分吗?!!我怎么就先入为主地觉得自己是下面那个呢?!!


说干就干,他猛地翻了个身把那个还在冥思苦想的小伙子压在自己下面。


扒了对方的上衣,


……然后看着人家的胸膛足足有五分钟。


五分钟,这时间长到连阿尔弗雷德都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耀,你该不会也是……”


王耀黑了脸,“……闭嘴。”


老福特可能很少更了,半退同人,偶尔写些什么会先发在QQ空间里,若是愿意看的话私聊我给企鹅号啊,激情小窗讨论金钱(?)

【金钱组】随笔

东方人的感情往往内敛而神秘。

他不愿意将这感情称之为爱,毕竟这玩意儿要比爱情复杂得多。既是站在同一条利益绳上的盟友,又是背后捅刀的竞争对手,面上笑脸相迎,却又各自心怀鬼胎,他从他身上索取感情当做慰藉,他从就他身上捞得钱财作为酬劳,来回反复,乐此不疲。是欢喜,厌恶,友谊还有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情愫的混合体,相比之下爱情倒是一样肤浅的东西。

东方人不常说爱这个字眼,除非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即便是在官场上的漂亮话也仍然如此。这是他的底线,他隐藏起一部分,然后露出剩下的地方,大大方方地告诉对方,“这些你可以随便走,但是剩下的部分你别踩。”

但是来自夏威夷的阳光可不在乎这些,他勇敢无畏的英雄模样更是证明了这一点。美利坚时常将爱挂在口头,仿佛没有比这更深更深的情话。他是美利坚的雄鹰,不论是河中的鲈鱼还是生存在低端的渡鸦都见识过,他擅长将猎物逼向绝境并以此为乐。可这回战无不胜的阿瑞斯遇见了他的劲敌,在这场以感情为筹码的赛马场他又要如何收获胜利?

“比赛还未结束。”

是之前给安老师的六一儿童节礼物,存个档。

【米耀】依旧片段练习

ooc

两个青涩的大男孩之间还没戳破,说不明道不白的那种情愫。



18岁的盛夏,这对于不少人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不仅仅是成为了法定意义的成年人,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三年的同窗情谊在六月的烈日下不得不暂时终止,朋友们大笑着挥手回忆当初刚入学时的糗事,诉说着对未来的憧憬,然后各自送出祝福,再次扬帆起航。

 

王耀靠在座位的靠背上,正打算阅读手中的旅游指南消磨时光;他已经坐上了前往上海的高铁,亲眼见见这一座从民国以来就背负盛名的经济中心,虽然假期人山人海,但这仍然没法抹去他心中的那一份期许。青春嘛,总要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以至于在前天他大手一挥,发出一条“我去闯荡世界了,勿念!”的微信告知家长,就麻溜地收拾好东西定好车票准备出发,动作一气呵成,甚至让他的父母怀疑这孩子已经为了这次出走计划一年了。

 

他只把这件事告诉了阿尔弗雷德。阿尔弗是他高二时候认识的同校生,明明是外国人,在中国待了几年,成绩没什么变化,流行语绕口令土味情话倒是张口就来。相比他认识的其他人,阿尔弗的嘴巴更严一点,也许是外国的教育所致,他能更好的为人守住秘密。王耀深思熟虑,最后还是告诉了他,本意带着一点点炫耀,阿尔弗听罢,低着头不吱声只是皱眉,王耀还以为他正为去不了上海玩儿而沮丧,连忙拍肩安慰,“没事,下回我带你去。”

 

谁知第二天他就在车站看到了那个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美利坚小伙子,提着大包小包还大老远就和自己打招呼。

 

......

 

“你怎么也来了。”毕竟是假期,车上人挤着人,个子不算高的他尽力在人群之中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王耀站稳脚跟,把背着的行李放下,踮着脚打算把它塞进高处的存放空间。

“我也想看看上海是什么样的。”阿尔弗往左边迈开一步伸高手臂,替够不着架子的东方人把背包塞了进去。

“是吗?”大抵是骨子里的一点点顽固,他再一次踮起脚试着用手指尖去触碰架子。蹬腿的动作使他绑起来的一小束长发从脑后滑落到肩旁小幅度左右晃动,最后反倒是把自己弄得气喘吁吁,不得已放弃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是啊。”他看见金色头发的外国人理所当然地坐在了他旁边。

“你的位置在这……?”

“买的时候也没注意座位,”阿尔弗随口一扯,说的是大义凛然“谁知居然就和你坐到一起,这大概是缘分吧。”

 

......

 

相比起到达时间的快慢,王耀他更在意沿路的风景如何,这也正是他选择高铁而不是飞机的原因。比起天空之上的层层白云,铁轨两侧的绿树村庄更让他觉得真实。他用手撑着下巴靠在窗边,静静看黄昏时候的日落;橘红色的墨是从远处的地平线一点点蔓延开的,然后像是滴在水里一般大片大片地晕开,衬得夕阳的归鸟尾翼泛红,也能使他拂去内心的喧嚣。能在人生的黄昏到来之前,有过这么一次旅行,以后也可以为人所称道了。

 

“看什么呢?”阿尔弗雷德从旁边的位置上凑过来,紧紧盯着刚刚因看风景而发呆走神的某人。

 

王耀叹了口气收回目光,“没什么,看夕阳罢了。”

 

“嗯?夕阳?”好奇宝宝把身子挪到窗边,认认真真地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最后转过头来,太阳下山时的散发出的光线给他的侧脸勾上一层淡淡的柔光。他眨巴眨巴眼睛“夕阳有什么好看的,有我好看吗?”

 

时间仿佛停滞了几秒钟,整个世界为他们而暂停,空气中只剩两个人彼此的呼吸声。伴着窗外一只鸟振翅高飞,王耀笑着卷起手中的那本指南轻轻敲在他的头上,惹来对方的一声斥责才肯罢休,“哪儿学的,嘴巴比抹了蜜还甜。”

 

阿尔弗像是来了兴致,趁其不备一把抓住王耀的手腕将他往自己怀里拉,那蔚蓝色的海洋就这么直直闯进了王耀的眸子成为倒影。伴随着幻想中夏威夷的阳光和耳畔隐约的海鸥鸣叫,王耀听见抱着自己的那个人这么说道,“我还有更甜的,要试试吗?”

 


三个梗,详见图
p1是米耀的恶魔游戏
p2是大人间的索吻方式
p3是毕业舞会
诸位有比较想看的吗,没有的话就我自己随心了。

【米耀】强强片段

注意:没头没尾没脑子,人物ooc有

王耀正在思考如何做出最安全的举动,这样尴尬的姿势着实不好维持下去。他将左手放在阿尔弗雷德的左肩上,往他的怀里靠得更紧了一些。

黄头发的美利坚微微低头看着怀里的这个人,从他的头发,眉毛,眼睛,再到他的嘴唇,他的下巴,东方的一切对于他这个土生土长的外国人来说都是神秘无比,不论是从祖辈口中一代代流传下来的东方习俗,还是在书籍上看到的庙宇堂皇,这一切的一切无一不散发着迷人的香气,正如他怀中的东方人,令他朝思暮想又恨不得令他束手就擒。

尤其今天王耀穿的不是以往带有东方特色的衣服,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合适的黑色西装,完美地勾勒出他腰部结实的曲线。真不愧是在阴谋场上厮杀数载的男人,他心想,衣服间摩擦而发出的轻微声音小小地勾起了阿尔弗的心思。

阿尔弗本想就着这个自以为绝佳的气氛在他怀里的小甜心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突然觉得背后被什么类似于铁块的东西磕了一下,凭借多年他对王耀的理解,他极快地反应过来,露出一抹深不可测的笑容。右手灵巧地勾住王耀的腰,左手则伸到背后用手指堵住了手枪的枪管口,用情人间说悄悄话的口吻轻轻衔住王耀的耳朵说道,

“我在这个房间里布了炸弹,你要是开枪,那不如我们一起下地狱,你看如何?”

我想见证他们之间美好的日子。

也许这种情感不能说是爱情,而是千丝万缕混合交织起来的一条长长的线,一头系在王耀的小指上,另一头则系在阿尔弗的无名指上;王耀讲究缘分,系在小指上最能体现这一点,阿尔弗则会坚定这是王耀送给他的戒指,因而不顾王耀的反对固执地把它系在无名指。我想,若是这条线能被其他人看见,不,若是能被他们二人看见的话,大概就会是这样一种情形,可惜目前能看见它的只有我。

他们之间算不上轰轰烈烈,也不能说是高调奢华;比起上好的米其林餐后甜点,他们更像是日常小巷子里便随处可见的糖葫芦,虽然价格不如前者,但远远高过其价值。他们的日子不是由甜腻的奶油和仅靠糖分提高甜味的糖浆,这样的感情太过于不可思议,就算是世界上最恩爱的夫妇都不敢保证没有意见相左的时候。从自然中生长出的山楂是苦涩的,即便是外面包着一层红糖,也无可避免会吃到酸得呛人的果肉,带着淡淡树枝的苦味,可最后苦尽甘来,毕竟是天然的山楂,上帝不会亏待真正的有情人,他们彼此相拥,静静地听阳光拂过各自脸庞所发出的窸窣声响。

我想永远注视他们之间的那根线。

有次王耀在大型商场迷了路(其实美利坚小伙子才是迷路的那一个,不过他拒不承认。)后来小伙子自称凭着自己绝赞的方向感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还把这事儿絮絮叨叨说了半来个月,只有我看得真切,他是沿着那条线走的,他一边摸索一边往前踏步。我没有上去帮忙,只是默默跟着他,盯着他手里那根线。虽然有时候线打了个结,他也因此绕了远路,不过结局毕竟是好的,他也确确实实找到了自己要找的那个人。我不知道那时候心里沉甸甸的感情是什么,像是捧着一大盆固定不动的水,该流时它就顺着指缝消失不见,该静止时,它就静止不动,照出我脸庞的倒影;这是炎热夏季时的溪水,仅看上一眼便能拂去内心的浮躁,留下的,纯然只有甘水般的滋味,我想,这可能也是他们所感受到的吧。

是末夜猫老斯《千年歌》的repo!
封面摸起来感觉很好,刚拿到也超级开心,粗粗浏览了一遍就能体会到老斯下的功夫,从背景,人物等等来看都很细心。

有很多的干货×因怕涉及剧透,我就不细说了。

稍微提醒一下中间有张长黑页,各位看的时候要小心,有点松容易撕破×

@Caramel焦米唐 老斯给我的签绘!!
耀耀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我爆吹她!!😭😭😭